妞书僮: 1万5千字诚意奉上!坂木司美食力作《肉小说集》新书转载3-2

2020-07-02 7555

《肉小说集》

经过两人数次剑拔弩张的会议后,我和美奈子终于完成了新商品。

正常来说到这段落,应该就是一句「辛苦了」来做结尾,没想到美奈子却忽然提议。

「既然都做到这了,那就一起去看商品上架吧。」

「呃?」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「逛超市啊,你应该也会想知道自己设计完的商品放在那,还有会被哪些人买走吧。」

我不懂她说这句话的意思。这应该是行销部门的工作,并不是设计师的工作。

所以我直接回她:

「没有兴趣。」

「什幺?」

美奈子一脸不可置信地望向我。

「怎、怎幺了吗?」

太近,太近了啦。妳的鼻子都近到快要碰到我的鼻子了,虽然,我是不讨厌啦。

就在我全身僵硬的不发一语时,她跟着叹了一大口气。

「如果你心里是那幺想的话,就算是你多有才能,也是浪费啊。」

「妳说什幺?」

这我可无法当作没听到。我站起身,恶狠狠地瞪着她,但她却丝毫不害怕,依旧面对着我,接着,毫不留情地说:

「所谓的包装设计,不就是要告诉消费者,商品本身的优点吗?又或者是,吸引消费者的购买欲望。」

「呃、嗯……是那样没错。」

「这两种不管是哪一方,都是针对人心。驱动人心、撼动人心,这不就是你的工作吗?但是你却说你没有兴趣……」

我的脑子,彷彿被人揍了一拳。

「驱动人心、撼动人心」,在各个艺术领域都是共通的,普世的真理。

(我竟然是在这种场合,听到这句话。)

就算在美术大学取得好成绩,也不可能靠艺术生活,所以我才想至少选择能善用所学的工作。可是在我的内心里,其实一直存在着「无法成为艺术家的自己」与「藐视着商业设计的艺术家」。

而主任也看出了我内心的本质,巧妙地分派工作给我,而她却是丝毫不留情面地加以指责。

不过不可思议的是,我并没有生气。

「妳……」

「嗯?」

「很喜欢人吧。」

能那样毫不犹豫的正面迎人,不怕与人冲突,这样直率,我觉得很耀眼。

「嗯,我想应该算是喜欢。」

美奈子说完后,接着莞尔一笑。

「所以,我大概也不讨厌你吧。」

我想,一定是这个时候……

我恋爱了。

之后,两人一起去逛了超市,话题也逐渐转为我们自己。就在我们决定开始交往的两年后,我便向她求婚。

夏天,烟火大会。我趁着烟火映照天际的同时告白,而她也微笑答应了我。虽然声音被烟火盖掉,让我重複说了三次,但对我来说已经是最浪漫的场景。

但在那最棒的夜晚,一起回家的路上,我们马上就吵架了。

「要不要喝些什幺?」

求婚完后,我们来到了我事先查好的酒吧,两人一起亲暱地坐在吧檯。您要喝些什幺呢?在酒保的询问下,她竟然回了与我想像中完全不同,在我字典里没有的用词。

「嗯,给我来个酒杯容量最大的酒。」

「不好意思?」

「刚从烟火大会回来,所以觉得有点渴。」

酒保面对她的微笑,也专业地点头回应,接着从吧檯底下拿出两个玻璃瓶,摆在她的面前。

「这是大杯的热带风情鸡尾酒,然后,不含酒精的是这杯。」

结果她马上一脸「我就知道」的表情,指着大杯玻璃杯说。

「我就猜不是啤酒。」

「是的,因为本店都只提供长形酒杯。」

我一脸茫然地看着两人交谈,等到酒保离开后才在她耳边询问。

「妳这是什幺点酒方式啊。」

「呃?很怪吗?」

「非常怪啊,根本就是过于缺乏常识。」

好不容易来到这间高级酒吧,被她一搞全毁了。但她却一脸无所谓地回嘴:

「是你先不准我买自动贩卖机的饮料耶。」

「那是因为……」

我觉得这里的鸡尾酒很好喝,尤其是渴的时候喝更好。而且,我本身其实不喜欢看女性去自动贩卖机买饮料,但毕竟不好在这又补上一枪,所以我只好将话吞下肚。

「反、反正,妳就是不应该做出那样粗鲁的点酒行为。」

这是祖父时常对我说的台词。挑选东西的时候,就以那东西是否为上等品来做为基準。

「世界可不是像善恶一样,分得那样简单,但是凡事都选最好的话,就準不会错的。」

因此,借钱是低俗的事不要做。外遇跟劈腿也一样下流。不过隐藏自己的才智算是高尚的类别,而赌博就是全都低贱。

简单来说,就只是祖父自己个人的道德规範,人生格言之类的,但也几乎是变成了我的口头禅。

譬如,棒球跟足球哪个地位较高?橘子跟桃子哪个比较高级?像这类的对话如同问答游戏一样有趣。每当我谈论这些话题时,彷彿自己也加入了大人的行列,感觉很开心。

可是,她却直接否定了我。

「你能不能不要任何事物都以高级或低贱来区分?」

「我只是以常识来看,才会觉得不是很好啊。」

听了我话,她又丢了反论回来。

「你说常识?这里可是酒吧,可以选择自己想喝的东西不是吗?我又不是在这里点了拉麵。」

「是这样没错,但是说起来就不是很恰当啊,我会觉得很丢脸。」

我一说完,她马上从手提包里取出一只小盒子,放在吧檯上。

我吓了一跳。

「如果说,我是属于哪一方,那我想是低俗的人种喔。」

「不、不是的,我不是说妳低俗的意思。」

「就算不是,你继续这样跟我在一起的话,就必须一辈子过着这样丢脸的人生。既然如此,在你还没开始后悔以前,乾脆当作你从未求过婚不是比较好吗?」

那是我送的戒指盒。

我拚命地阻挡她想要退回戒指的手。

「我才不会后悔,就算妳再怎幺低俗,我还是喜欢美奈子!」

「你那什幺话,太失礼了吧。」

她不开心地别过头去。

「不是啦,是说……比起任何高贵的人,我还是最喜欢美奈子!」

「意思根本没有变吧。」

「我喜欢美奈子啊!」

说到这,美奈子才终于笑了。

「虽然有点麻烦,但是包含这全部,我还是喜欢妳!」

「什幺啊,你真失礼耶。」

她总是表里如一,说话直接,喜欢的东西又超级像个大叔,但是一经过她这个过滤器以后,看起来全部都很耀眼。

就连此刻她与酒保的对话,就像是纽约附近的酒吧里会出现的场景,感觉实在是很不可思议。

她喝着大酒杯里的热带风情鸡尾酒,接着像是想起什幺一般开始嘟哝。

「如果高贵里有低俗的话,那幺低俗里也会有高贵的东西吧。」

「高贵的低俗……」

「嗯,就像名牌货里也有品味很差的东西,表面恭维内心却瞧不起对方的态度之类的,大概这种感觉。」

我大概懂了她想说的,那、低俗的高贵是指什幺呢?在我询问之下,她稍微想了一会后,接着笑着说。

「不会造成胃胀气的,炸里肌肉猪排之类的。」

骗人的。

绝对会胃胀气。

被我用啤酒灌下的炸里肌肉猪排,不管过了多久,我仍旧能感觉到它正在我体内。

(这是……低俗中的低俗吧!)

等等先吃个药。我早就想到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,所以预先将肠胃药放在钱包里才来,而且还是两包。

因为第一次去美奈子家的时候,我就是吃了两包才够。

当时为了结婚的事情要去拜访她家,我就如同常人的反应一样,紧张到不行。

我本来想说「请将您的女儿让给我!」,但这句听起来太过老派,而且美奈子也不是物品,所以我后来就改成「我想要跟您的女儿结婚!」。

没想到岳父(这个时候确定)却勾嘴一笑,拍向我的肩头。

「你很有品味呢。」

「什幺?」

「听说你不是设计师吗?所以我才说你很有品味啊。」

「呃、不。没有啦……」

面对有点惶恐的我,岳父(已经算是确定)直盯着我的眼睛说道:

「美奈子可是让我非常自豪的女儿啊。」

父亲这角色,真的很棒呢。在那瞬间,我心底是这幺想着。被这样的人扶养长大,难怪美奈子会成为如此坦率的人。我看着眼前的岳父(请让我叫你父亲!)感动得有点想哭。

我即将成为这个人的儿子啊!这分感慨在我心中鼓动,使我深深地低下头。

「拜託您了。」

岳父(啊啊、父亲!)露出温暖的微笑,嗯嗯嗯地点了头。

但是,回想的感动到这里停止。

「喂,妈妈!美奈子!乾杯啊!乾杯!都準备好了吗?」

喔喔!就是这个家庭剧的展开。虽然我有点、不,是非常地笨拙,但是为了美奈子,我会努力扮演一个好女婿。

「现在还早,先来杯啤酒吧。」

岳父(父亲)拿着开罐器,「铿铿」地敲打瓶盖。「暂时先配着点吃吧。」母亲接着说道,然后在桌上摆着一盘热气蒸腾的东西。瞬间,我内心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炸串。

(看起来……很不好对付。)

在这种情况下,正常来说「暂时」的话,端出来的大多都是凉菜,就算不是也是寿司之类的吧。可是大家好像看起来丝毫不疑有他,岳父(父亲?)还一脸开心地伸手要拿中浓酱汁的瓶子。

(至少也选伍斯特酱(注 一种英国调味料,味道酸甜微辣,色泽黑褐。)吧……)

接着他拿起有喷嘴的芥末酱,「噗咻」挤了出来。

(呃?呃?呃?)

该怎幺说呢,跟我的喜好完全不一样。

不过我是有稍微猜想到。

举个例子来说,美奈子做给我吃的寿喜烧既甜又鹹。

「嗯?寿喜烧不就是要鹹一点甜一点吗?」

「是这样没错,但味道不会有点过头吗?」

是不是煮太乾了呢?美奈子说着便往锅里头探去,我见状便笑着指向蛋。

「就是为了这个时候,才需要蛋吧。」

「啊,对耶。」

呵呵。在这幸福甜蜜的时刻,配着煮过头的甘甜寿喜烧。此刻的感觉也不错啊,我心里这幺想着,便吃了下去。

接着是炸天妇罗。表皮非常厚重,酱汁又过于浓郁。而且主料不是白身鱼,看起来是巨大的胡萝蔔和洋葱的什锦炸物。

我所想像的天妇罗,外皮是要薄到极限,但又得炸得清爽酥脆。如果可以,再搭配浓郁汤汁所熬出的浅色酱汁与盐巴一同享用。主料以白身鱼为主,蔬菜的话就是芦笋或蚕豆,什锦炸物则是小干贝与三叶芹这类的最为理想。

但是家庭料理,我不至于会要求到那种程度,美奈子也说过她不太会做炸天妇罗。所以儘管是面对黏呼呼的炸什锦,还是外皮很厚的海苔天妇罗,我仍然开心地全数吃完。

不过,其他还是有让我在意的地方,但我并不想去探究,反而是闭上了眼睛不愿面对。

炸串之后紧接着端出的是满满的炸薯条。看到油脂跟糖分的组合,还没吃就让我觉得胃灼热难受,这就跟学生时期聚会里会出现的菜单一样。

话说我也有个疑问,为何最近聚会里的沙拉选项,全都是凯萨沙拉?而且还不是使用萝蔓莴苣,只是单纯的莴苣沙拉。每次看见上面淋的黏稠起司酱,我都觉得很腻。为何主食已经是炸物了,还要配这个一起吃呢?

我想要吃萝蔔沙拉棒,想要吃水菜佐柚子醋,想要吃滑菇萝蔔泥。

可是在我眼前的,却是像个小山堆一样,乾巴巴的炸物。

不久后,岳母又端出了新的小菜与毛豆。我好不容易安心下来,正準备伸筷子夹取小黄瓜的瞬间,岳父(父亲?)很快拿起酱油往上一倒。

「啊。」

在我全身僵住的面前,他又浇了一圈。于是我只好收回筷子,默默地夹起毛豆。

但岳父(父亲!)却像是要趁胜追击一般,在我的盘子里放上一堆炸串。

「来!不要客气啊,多吃一点!年轻人就是要多吃点肉啊!快吃肉!」

「谢、谢谢您……」

不吃不行。在这情况下,死也要吃下去。

我把讨厌的中浓酱汁,跟死也不会买的喷头芥末酱,满满挤在炸串上,然后一口咬下。肉质……是不错。如果可以,真希望是用清淡的水煮或蒸熟,再沾酱油醋或什幺的来吃。

这是下午三点的事。

即使是面对完全没有减少迹象的炸物山,及全部沾满酱油的小菜,我还是和颜悦色地坐了两个小时。

「那幺,我想也差不多……」

是不是该结束了?正当我想这幺说的同时,岳父(父亲……)再次大声说道:

「喂!妈妈!是不是该上晚餐了啊?」

「?」

呃,到现在为止我们已经吃了炸串跟炸薯条(小山堆般高)了吧?快告诉我,什幺时候又重来了?

──我身上,并没有重置按钮啊。

不过当我的视线对上一脸「抱歉,你再陪陪他吧」的美奈子,我就无法出言拒绝。只好假装要去厕所,偷偷吃了胃药,还尝试原地跳跃了几下。

只是……似乎对消化没有甚幺帮助。

接着来到了晚餐席间,没想到主食竟然是──煎猪排。

「之前收到人家送来的上等里肌肉。」

岳母微笑说道。

不过我要先捍卫一下岳母的名誉,其实她对料理食物真的很在行,她只是将丈夫喜爱的菜单,照着他喜爱的味道做出来罢了。证据就是,坐在后面的岳母跟嫂嫂(嫁过来了)曾偷偷这幺对我说。

「我们家的味道,口味太重了吧,还可以吗?」

我一听,马上愕然失色。原来她们并没有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啊。这幺看来,也许在这个家里面,只有岳父(也许预定)和美奈子的口味相近而已。

一堆煎猪排再度被摆在大盘子上,翘起的肥肉部分,油亮的反射着日光灯。

(但是肉质的确是很好的肉)

如果只是煎烤,应该还可以吧?我一边这幺想着,一边把肉放进嘴里,瞬间被击败。又甜又鹹,而且味道好重。

这是小时候,祖母帮我在烤好的年糕上,涂满砂糖酱油的味道。

「唔……这个肥肉好吃得不得了啊!」

如果这是姜烧猪肉就好了。在我失落的跟前,岳父(也许预定)和美奈子不停夹肉放入嘴里吃着。

「再加入马铃薯沙拉,又更棒了。」

美奈子这幺说着,便把马铃薯(还有芋头!)放在残余的肉汁里,排满整个盘面。

油上,加油。我在此刻,第一次感到与美奈子结婚的不安。

我无法认同美奈子的「最棒」,也不知道如果她时常让我吃她所谓的「最棒」,之后的我会变得怎样。

譬如,我会因为不想吃晚餐,所以每晚都很晚回家,错过彼此的时间,最后走向离婚。又或者是,对料理怨言太多,最后受不了导致离婚之类的。

我不经意的朝岳母瞥了一眼,发现她正配着什幺酱都没加的小菜,吃着白饭

(那个,我也想吃跟妳们一样的。)

儘管我很想这幺说,却还是说不出口。

因为,这不是一个有教养的行为。

【延伸阅读】 

#妞书僮 

妞书僮:坂木司又一美食力作!《肉小说集》新书转载3-1

好书不寂寞,妞书僮来陪你看看书

来请求岳父答应婚约的设计师,但是双方对饮食的品味差距极大,自视甚高的他能够放下身段获得岳父的同意吗...?

本文摘自《肉小说集》

妞书僮: 1万5千字诚意奉上!坂木司美食力作《肉小说集》新书转载3-2

出版社:尖端出版

作者:坂木司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