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岁学口琴9岁弹吉他方振超从大马弹唱到澳洲

2020-06-05 2894
6岁学口琴9岁弹吉他方振超从大马弹唱到澳洲6岁学口琴9岁弹吉他方振超从大马弹唱到澳洲6岁学口琴9岁弹吉他方振超从大马弹唱到澳洲6岁学口琴9岁弹吉他方振超从大马弹唱到澳洲6岁学口琴9岁弹吉他方振超从大马弹唱到澳洲6岁学口琴9岁弹吉他方振超从大马弹唱到澳洲

“Country roads, take me home, to the place I belong.....”音乐人方振超(Jimmy Fong)以悦耳的嗓音唱出七十年代美国民谣歌手约翰丹佛(John Denver)的名曲时格外投入,因为这首歌恰好贴切的反映了他个人的心路历程。

歌曲中重複唱着“乡村小路,带我回家,回到我归属的地方……”不但唱出他在外国打拚多年后思念故乡的心声,也唱出无数游子的乡愁。

他于1960年在槟城出生,童年时,他与祖父和家人同住在热闹的吉灵万山附近。6岁生日那年,一名亲戚送他一支口琴,他在自行摸索下学吹口琴,并开始对音乐产生兴趣。

“9岁时,因为爆发五一三事件,政府实行戒严,我与家人多数时间都待在家中无法出门,我也因此有长达8个月的时间无法去学校上课。当时,姑姑的男朋友有一把吉他,由于在家无所事事,加上对弹吉他有兴趣,于是,我就向他借吉他来弹。”

当时,澳洲皇家空军在槟城北海设有空军基地和电台。他经常一边听着澳洲皇家空军(Royal Australian Air Force,RAAF)电台播放的英文歌,一边摸索弹吉他的方法。

升上中学后,他决定拜师学艺,前往槟城车水路一家卖唱片的公司“RIO Music”向公司老闆学弹古典吉他。“古典吉他又称为西班牙吉他,它与现代吉他有所区别。自从接触古典吉他后,我发现自己对弹弦乐器有浓厚兴趣,于是,我后来陆续学了木吉他(Acoustic Guitar),还有管风琴和钢琴,以及中华乐器─阮等等,无论中西方乐器,我都想学。”

15岁充18岁酒吧驻唱

当时,他不只会弹吉他,还会唱歌和创作歌曲。由于是校内的童子军,他经常在童子军的营火会上唱歌表演。

15岁那年,他到槟城车水路电讯局对面一家名为‘DX Pub’的酒吧聆赏音乐时,遇见台上一位名叫尊尼(Johnny Wee)的男歌手。

“我当时觉得Johnny Wee唱歌的样子很酷,我也很想像他一样在台上唱歌给观众听。于是,我请他帮我向老闆询问是否愿意聘请我成为驻唱歌手。虽然老闆觉得我有潜质,但因我还年轻而拒绝聘用。于是,我骗老闆我已18岁,才获聘于每週到该酒吧驻唱两三天。”

当他忆起顽皮又叛逆的年少岁月时,不禁莞尔一笑。在那段青春岁月里,他因经常弹吉他必须更换吉他弦,而常到一家名为“正利公司”的乐器和运动用品店买吉他弦,进而与老闆熟络。

“由于该公司常代理品质很好的乐器,并需要会自弹自唱的歌手向顾客示範乐器的性能,于是,我很荣幸获得老闆青睐,受聘为示範乐器的歌手。”

蛟龙得云雨,终非池中物,他后来也再次凭精湛的音乐才华获得伯乐赏识。“七十年代至八十年代,因潮流所趋,槟岛和威省有多达50间酒吧。而正利公司的许多客户都来自这些酒吧,于是,我经常到各酒吧示範乐器,进而受聘到酒吧当驻唱歌手。”

“当时,槟城各大酒店也常聘请乐队现场表演,因此,我也常到酒店演出。”原本他每週只驻唱两三天,自从其他酒吧和酒店也聘请他后,他每晚都到不同的酒吧和酒店演出。

“由于每天晚上都驻唱,我白天上课时精神比较差,常在班上打瞌睡,因此,老师常会‘特别关心’我的学习状况。”他打趣地说。

早年受猫王披头四启发

七十年代是西洋流行音乐发展非常蓬勃的年代,当时的着名歌手如有猫王之称的艾维斯皮礼士利(Elvis Presley)、披头四乐队(The Beatles)和约翰丹佛(John Denver)等所演唱的歌曲,都深深地启发方振超对音乐的想法。

虽然他年纪轻轻便已展现精湛的音乐才华,但当时家人并不支持他往音乐艺术领域发展,这使他感到很孤单。

“而且,中学时期我比较叛逆,经常与老师唱反调,同学觉得我很特别。由于在家里不获家人支持,在校内我的想法又比较具批判性,因此,我当时常常觉得自己很孤单。”

驻唱恋上澳洲美女

20岁那年,方振超有一天在槟城香格里拉金沙滩度假村(Golden Sands Resort)驻唱时,邂逅了一位在英国出生,但住在澳洲的漂亮女子。

“那时,这名来槟城旅游的漂亮洋妞前来与我握手,我深深被她吸引。”所谓有缘千里来相会,他俩当时不但一见锺情,过后还迅速坠入爱河。

然而,爱情的美好终究敌不过现实,洋妞结束在槟城的旅程后便得返回澳洲,这也使得他俩之间刚萌芽的爱情面临了考验,两人一度难分难捨。

目送伊人回澳洲后,他再次投入于忙碌的工作中。当他与槟城公司的合约结束后,就前往香港表演,并在半年后回到槟城。此时,他接到远在澳洲的洋妞捎来的要求,希望他可以到澳洲与她再续情缘,并到澳洲寻找更广阔的音乐发展空间。

他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,决定远赴澳洲寻找更多的音乐发展机会,并希望能与心仪的洋妞共筑幸福的未来。

飞澳洲读音乐后结婚

方振超到澳洲后,先在墨尔本的维多利亚艺术学院修读音乐管理和作曲课程。“当时,我学了音乐市场管理,这才了解到音乐工业也是一门生意,音乐人除了要会创作和唱歌,也得学习如何经营和管理音乐市场,并向大众宣传音乐作品。”这使他得以进一步打下扎实的音乐基础。

几年后,他与那名洋妞结婚成家,与此同时,他也逐渐在澳洲开拓了一片音乐新天地。在1993年至1997年期间,他曾带妻女回到槟城居住。

后来,他再次回到澳洲并在当地开设一家录音室,不但录製自己的音乐,也替别人录製音乐,同时还代理音乐器材。由于祖父在槟城经营金饰店,因此,他也在澳洲开设一家金饰和手錶维修店,由妻子负责打理。

“我觉得无论音乐或金饰,它们都是一门手艺,经过自我摸索多年后终发现,自己既喜欢音乐,又喜欢金饰手艺,因此才同时经营录音室和金饰店。”

婚后,他与妻子育有两个女儿,他那时深刻了解到为人父母者的用心良苦。“当年,家人不支持我在音乐领域发展,并不代表他们的思想是错的,毕竟老一辈人的思想与我们这辈人有差别。如今,家人都很支持我的音乐事业。”

办慈善演唱会为母校筹款

如今,方振超的两个女儿都已经成年,他也逐渐转换心态,不再忙于追求名利,而是以比较轻鬆的心态来生活,经常抽空回来大马,不只回槟城探望家人,也希望以音乐回馈家乡。

2011年,他曾回国参加大马银行歌曲创作比赛,并以英文歌《December Skies》(十二月的天空)闯入决赛,使他得以在第二国营电视台的直播下向全国观众展现他的音乐才华。

“由于母亲年事已高且中风,所以,我近年更是经常返马,每次回来都会待两三个星期。今年4月,我再次回来探望母亲时,踫巧遇见当年在酒吧认识的歌手尊尼(Johnny Wee)。”两人相隔三十多年没见,再次重聚后,话题依然离不开他们最爱的音乐。

于是,他邀请尊尼与他一起在今年9月8日和9日为母校锺灵国民型中学筹款的慈善演唱会合作。与此同时,他也找回一名三十多年前认识的老朋友邦尼(Bonnie)前来伴奏和演唱。

“该慈善演唱会标语‘槟城人即使离开了槟城,却带不走脑海里的槟城’充分表达了我的心声。虽然我旅居澳洲37年,但故乡一直在我心里萦绕不去。”

曾为鸡场街浮罗交怡 创作歌曲

除了英文歌,方振超也会唱中文歌和广东歌。“今年9月的慈善演唱会《音乐回忆巷》(Down Memory Lane With Jimmy Fong) 是我个人在槟城的首场演唱会。8月时,我忽然发现到我从未创作中文歌,于是,我便创作一首以我的家族五代成员在槟城生活为背景的中文歌曲《五代根》,以唱给槟城人听。”即便在澳洲生活多年,他的华语依然说得很流利。

这并非他首次以我国城市为背景创作歌曲,10年前,他带妻子到马六甲游玩时,也曾在灵感乍现下创作了以鸡场街为背景的英文歌《Jonker Street Song》(鸡场街之歌)。

过后,他也曾以浮罗交怡为背景创作了《Helang Langkawi》(浮罗交怡之鹰)一曲,并获选为2012年浮罗交怡国际航空展的开幕曲。

他爱音乐,更希望栽培音乐后起之秀。“音乐也是一种教育,因此,我才向老同学建议筹办慈善演唱会为母校筹款,并把门票盈利在扣除成本后的余额,全数捐给母校,作为发展音乐与表演艺术的经费,以栽培更多学生对音乐的兴趣。”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推荐